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光头哥驾驭美人,梁柳、刘静 [3/4]


  城西的大华电子元件厂是一家老厂,近几年资不抵债,处于基本倒闭状态,
工人快一年没拿到一分钱了,在政府的牵线下,民营老板唐总收购了这家企业。

  工厂来了一位年青貌美的厂长,爲数百名退休工人补交了养老保险后移交出
去,并爲厂里的在职工人补发了拖欠的工资,虽然工厂成了民营企业,但这个年
代只要有活干,有钱得,工人们个个喜气洋洋,象供菩萨一样把踌躇满志的梁柳
和光光头迎来送去的。

  “这些厂房、设备、设施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大哥把慈善好事做足了,光
头哥,下一步能不能赚到钱就得看我们的了。”梁柳站在厂长办公室里的一扇窗
边,一边观赏着厂区的全貌一边对光光头说道。近半个月来,梁柳上午回到办公
室里,习惯地在这栋厂里的最高建筑、视野最广的厂长办公室对着厂貌发一番感
慨。

  光光头走到梁柳的身边,他随着梁柳的指向居高临下扫描了一圈厂区。“这
家厂十年前还很红火,但留不住人才,産品更新换代跟不上,又不重视营销,注
定要关门的。”他说着退到了梁柳的身后张臂环抱住她,两张手掌在她高耸的乳
房上按揉起来。

  “嗯啊!”梁柳颤欢地哼出声来,她咬着她的右手食指,身体扭了好几下娇
态道:“我好烦自己的,这两颗奶头特别敏感。”

  “你下面不算敏感,我玩你下面好了。”光光头怀抱着丰满、娇豔如花的梁
柳,他亲热地在她颈上、耳朵上亲吻着,伸手进她西式短裙里摸索着她的阴户。
她那敏感的反应,亲昵而又羞怯的模样,令他的大鸡巴立即粗挺起来,他先把她
的三角内裤从短裙里拉下到她双膝上,伸手摸了摸她的阴户笑道:“你真骚啊,
出了好多水了。”

  “嗯啊!”梁柳又惊羞地哼了一声,阴户被他的大手掌按揉着,陶醉在他的
抚弄之中,本就使她骚浪难耐,语言上的刺激,令她更是情欲高亢。光光头从容
地拉开裤门拉链,用他粗挺的大鸡巴在梁柳湿腻滑软的阴谷中擦弄了一会,轻轻
地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这半个月都习惯了,每天非要搞你一下才行。”光光头双手拉着梁柳的两
只胳膊,阴茎在她雪白的大屁股下有力地抽风箱般沖撞着,他腹部与她的屁股撞
击得拍拍直响,有力的沖击令梁柳双腿发颤地挺着上身欲往前倾倒,随即又被他
抓着她的两只胳膊给拉回,令她嗯嗯啊啊地呻吟着、颠浪着,身体发胀地感受被
充盈着,往複的抽插又令她欲逃无奈、欲迎不得,陷入了任其疯狂的状态。

  经过一番激烈的沖击后,梁柳从情欲的迷失中缓和过来,她伏在窗台上喘息
着,让光光头粗挺的阴茎静静地插在她的阴道里,让他没有到达高潮而慢慢地将
情欲降落下来,直到他的阴茎完全缩软退出了她的阴道,以这种方式结束两人每
天例行一次的性爱。梁柳坐在转椅上,高耸的胸脯在波浪般地起伏着,一双俏眼
却已经是沈静地瞧着光光头道:“你去忙吧,我想安静一下。”

  光光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由于梁柳不让他在她体内射精,他每天与梁柳
的近半个小时的欢娱并没有让他充沛的精力发泄了什麽,相反更是令他渴望一种
舒畅的暴发。

  这几天来,办公室和营销部在他精心挑选下重新组建起来,梁柳自然知道接
待人员和推销人员作用有多高,当光光头招来的都是一些貌美的年青女人时,她
给予光光头的都是赞许。但光光头面对着一位位貌美的的女郎,他感到自己对女
性的渴望一天天地在加强,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情欲无法控制,同时也感到梁柳对
他的吸引力和控制力也在提高,越来越听从她的摆布。

  “这个妞简直就是妖精的化身!”光光头在体味了奸淫梁柳的自豪感之后又
感到他自己实际上是被梁柳玩弄在股掌之间,他此刻认爲他若把感情都集中在梁
柳身上,最终痛苦将是他自己。光光头坐靠在沙发上,他闭着眼睛在他的记忆中
品味挑选出的那几位貌美的年青姑娘的风情。只是他却没有品出多少她们对他的
风浪,脑子里越来越多的是原来的厂办主任刘静的姿容。

  光光头拿出刘静的档案资料,这位年已三十六岁的原厂办主任倒有些来头,
容貌虽然比梁柳差了一档,但却有另一番成熟少妇的诱人体态和迷人风情。这些
日子光光头把她凉在了一边,忽视了她一次又一次地对他的热情和一次又一次希
望向他单独地彙报工作,直到他确实从那些美貌的姑娘中找不出一个领头的时,
他才想到她,同时感到那几个小美女正是缺少刘静这股风情。

  光光头一个电话打到厂办,他等了不到五分锺就听到了敲门声。身着一件吊
带式紫色印花连衣裙,外面套一件无扣的网孔纱衣,一头秀发自然地披散在肩上
的刘静落落大方地站在了他的面前。虽然这些日子光光头对她不冷不热的,但厂
办主任迟迟未定,凭她的容貌和能力,还有她老爹是地税局的副局长,她相信梁
柳和光光头会用上她这个原厂办主任。

  “刘姐,你坐。”光光头客气地请刘静坐下,他随意地在她身体上扫描了一
眼,雪白的项颈、高耸的乳胸,还有她那丰满、匀称的身体,令光光头心头痒痒
的,他的小弟弟也吃了兴奋剂一般地骚动起来。

  “肖厂长,厂里原来的中层干部人人都有活干了,你不至于把我解聘吧?”
刘静用一种极其娇腻的口气说道。刚才光光头看上去是随意扫描了一眼,但多年
在男人堆里撒娇讨宠的刘静却感受到了他的饑渴,她本能般地媚态起来,一双媚
眼水汪汪地逼视着光光头,要看他到底敢不敢应对她。

  光光头微笑着,刘静的大胆并没有让他退缩,他更是大胆地在她的身上扫描
着:“厂办主任还是要的,但工作的职能却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刘姐,你先说说
你有什麽特长呢?”

  “特长?我的性欲很强算是特长吗?”刘静面颊微微地泛起了红晕,她瞄了
他一眼后用手捂着嘴吃吃地羞笑起来。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正好三十五、六,如狼似虎的,这个不算,
你有别的吗?”光光头情绪很好地笑道。

  “我是正规的护士学校毕业的,按摩手法可得到了自名师真传,若老板赚钱
累了,我可以爲你们放松放松。”刘静笑嘻嘻地说道。

  光光头与她真正地侃了起来了,她活泼、开朗,甚至有些放纵的性格使两人
相处的气氛变得轻松愉快起来。两人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刘静的娇媚、大方和丰
富的人际关系经验,以及对他的性倾向获得了光光头的另眼看待,并半真半假般
约好中午休息时,她来爲光光头做一次放松全身的按摩。

  梁柳一直习惯中午饭后要休息一下,沿袭了几十年的午间半小时吃饭、休息
的厂规也改成了中午两个半小时的休息,绝大多数员工住在厂子的附近而可以回
家。光光头和往常一样吃了午饭后回到他的办公室,他铺了张单人的铁架子床,
心里也猜度着刘静会不会来,却也故意没有反锁上门,脱得仅剩下一条内裤。他
燃起了一支烟,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饮茶,一边在等等刘静是否会来。

  光光头的一支烟才抽到一半,刘静轻轻地拧开他的办公室门,她瞧见仅着一
条内裤的光光头后略含羞涩地嫣然一笑,进门后轻轻地反锁好门。光光头虽然故
意这样準备刘静的到来,但当她真的娇媚接受他的半裸直接进到他的办公室时,
他却手足无措起来:“我没有想到你真的会来,刚準备抽了支烟睡觉呢!”他忙
起身要去拿他的裤子穿。

  “别穿了,我也不是没见过男人的小姑娘,呆会爲你按摩也要脱裤子的。”
刘静娇媚地笑道。

  “哇!刘姐,你不是想爲我色情按摩吧?”光光头嘻嘻地笑道。他放下刚拿
在手中的裤子,熄了烟头走到刘静的身边,他右手搂在她的肩上,左手撚起她胸
前项链的鸡心一边欣赏一边笑道。

  刘静那一张成熟而清秀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知道这样发展下去将意味着什
麽,但她心头的那股渴望令她只会吃吃地羞笑着,她还感觉自己的下面暖暖地在
流水,她也开始在恨自己的堕落,她在心头挣扎着。

  可在她还没有决定下来要怎样时,光光头那张带着浓厚香烟气息的嘴按在了
她柔软的嘴唇上,她想推开他,但她感觉她的一双手是那样的无力,只能任凭他
亲吻着,在她乳房上按揉着把她搂坐在了沙发上。

  光光头一点也没有想到让人感到热情泼辣的刘静被他这一搂、一亲、一摸便
成了酥软无力的绵羊,娇羞万状却温顺异常地由他剥光了她的全部衣物。肌肤白
腻、体态丰满的刘静就这样轻易地裸展在他的面前,他蹲在她张开的大腿中间,
一边在她两只发胀、跳蕩的两只奶子上亲来吮去的,一边用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抽插她的阴道。

  “嗯啊!”刘静不时触电般地颤动呻吟着,一边癡迷般地去亲吻他的耳朵或
他的肩,她那温暖湿滑的口舌舔吻在他耳朵和肩上,令他受用万分,也让他对她
産生了一种更亲昵的心理,他的鸡巴已经粗挺得胀痛,他从裤筒掏出阴茎,将她
的双腿架在他的双肩上,充血粗挺的大鸡巴插入了她淫水泛滥的春宫里。

  刘静“嗯哟!”地娇哼了一声,癡迷般地躺在沙发上,阴道里的充盈、水声
和撞击声交替中,她在发出了极度颤欢的呻吟,不到十分锺,光光头开始喘起了
粗气,他的腰部更是有力地带动他的屁股在翘动、在沖击,在他低沈地一声轻吼
下,他腰部一沈,粗长的大鸡巴全部没入了刘静的阴道里,刘静柔软的身子跟随
着挺立起来,同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强有力的喷射,尽情地发泄出来,光光头爽快得感到了一阵眩晕,看着身下
羞楚地被他奸淫受精的女人,他有些歉意地说道:“刘姐,我射在你里面了。”

  刘静咬着嘴唇娇羞而媚态地望了他一眼,腻声道:“早知道你是这麽坏的男
人,我就不来了。”

  光光头笑了笑,毕竟是第一次在办公室寻乐,他欲火泄了后心里担心会有什
麽节外生枝,便笑道:“你这麽迷人,送上门了有不吃的道理?我卫生间里装有
热水器,先去洗洗吧!”

  刘静顺从地应着,与他到卫生间里洗净了下身,回到办公室里穿着整齐了,
又重新搂坐在了一起。